当前位置:石家庄按摩 > 按摩常识 >
红红的炭火炉子在这个清寒的冬日早晨里暖意融融

冬天到来,寒风凛冽萧瑟,我便不再骑车去上班了。从家到学校,不过20分钟左右,就如散步一般,悠悠的,欣赏着一路的景致。车声人流,街道两旁的店铺,柜台陈列的各种物品,淡淡的香气,斑斓的广告牌,慵懒或步履匆匆的行人,清冽的风,偶尔寂然飘落在青石板路面的叶子,前方的天空,云儿浮动,飞鸟掠过。不知不觉,学校就到了。
 
    在图书馆与兰妃美发会所的之间有一条幽长而窄窄的巷子,仅容两辆三轮车并排通过。暗淡的砖墙,斑驳坑洼的路面。巷口,原来只有一个早点摊,卖炸油条、烤饵块和稀饭。
 
    饵块,滇地的特色小吃,是用糯糯的粳米做的,软软的,白白的,有很多种吃法。烤饵块,是将饵块放在无烟的炭火上烘烤至微微焦黄,散发出诱人的香味,抹上自制的芝麻辣酱,放上少许豆豉、折耳根、豆芽、花生末等,或是再放一根金黄香脆的油条,卷起来,特别好吃。
 
    每个早点摊,烤饵块抹的酱和放的调料都不一样,各自有自己独特的配方。少的四五种调料,多的十余种,馋得人直淌口水。若不喜欢辣味,则可以放甜酱、蜂蜜等,或是什么作料也不放。黏黏的、糯糯的,一股清新的米香和回甜。
 
    红红的炭火炉子,在这个清寒的冬日早晨里暖意融融。胖胖的大妈慈眉善目、清爽利索,乐呵呵的。即便你不买她的早点,也可以随意围坐在炉子前烘烘手,驱驱寒意。
 
    不知何时,早点摊旁边有了一个修车的摊位。每天,早点摊撤了后,修车摊便在巷口摆开了。修车的师傅40来岁,个子高高的,黑红的脸,有着高原人特有的淳朴厚道,衣着朴素。街道斜对面是边城最大最好的一所中学,常有学生来修单车。不管是谁,他总是和颜悦色。
 
    前段时间,学校的事很多,特忙,我便骑了单车去上班。一天下午,刚骑了不多远,感觉车力弱弱的,不似从前般轻快。唉,车胎又没气了。这辆单车买了有好几年了,也不知什么缘故,车胎老是没加几天气,就有点瘪瘪的了。平日里也很少骑车,也就懒得换新单车了。
 
    骑了两三分钟,到图书馆了。我停下,来到修车摊前加气。修车的师傅正忙碌着,示意我自己拿打气筒加气。
 
    这是个新式的多功能打气筒,我对准气门芯安上,使力往下压,只听呼呼的直漏气,也不知哪儿没对好。弄了半天,还是不行。我真是笨,连这么简单的加气都不会。看看师傅,正忙着补胎,边上的车主不停地催促说赶时间。我只好红着脸,不知所措,尴尬地站在那儿。
 
    修车师傅似乎看出了我不会使用打气筒,停下手中的活儿,跟边上的车主说了几句,走了过来,淡淡地说,我来吧。
 
    他拿过气筒,很快就安好,加足气。我感激地递过5毛零钞,师傅从围裙的兜里掏出三毛零票。我嗫嚅着,不用找了吧!师傅笑笑:这是规矩,不可以的。随即把零钱递给我。粗糙的大手,布满老茧,有斑斑的油污,却让人感觉那样的厚实、温暖。
 
    以后,只要我推着单车来到师傅的修车摊加气,他不管清闲还是忙碌,不待我请求,就主动帮我把车胎气加好。照例只收2毛钱。
 
    半个月前,图书馆搬迁拆除,清净的小巷口成了热闹喧嚣的建筑工地。胖大妈的早点摊消失了,修车师傅的修车摊也不见了。
 
    上班每每走过这里,总会侧首,往那条悠长迂回的小巷望过去,望过去。

上一篇:我独自在这样的秋日里遥遥地想淡淡地念

下一篇:我相信这个六月过后我便再也不会在雨夜如此思念一个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