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石家庄按摩 > 按摩常识 >
只有我单薄的影子孤单地躺在寒冷的街角

   “不要问我从哪里来/我的故乡在远方/为什么流浪/流浪远方……”夜深了,我独自走在异乡的街道上。旁边还亮着灯的房间,隔着紧闭的窗帘透出隐隐约约的音乐声。
      街道两旁的梧桐树,茂密。站在冷冷的风中,掩映着整条街道。橘黄的路灯从梧桐叶的缝隙里投下斑驳的光,朦胧迷离。
     梧桐树下的街道是幽静的,梧桐树上的空气是清新寒冷的。长长的街道,石板路,就我一人。在空空荡荡的街道上茫然站立着,就像午夜里一场模糊而悠远的梦境……
      我想象着,对面会走过来一个人,熟悉俊朗的身影。笑容静谧而又飘逸,目光温柔的滑过我的脸庞。是他吗?我的心怦怦直跳,张开双臂,扑了过去……
      什么也没有,只有我单薄的影子,孤单地躺在寒冷的街角。
      还有枯落一地的梧桐叶。
      在这个偏僻南方小城,独自漂泊了这么多年。一直学不会本地话,保留家乡的口音。每每和别人说话,他们就会问,你不是本地人吧?我会很自豪地答道,恩,我是四川人。
      游离在这个城市的边缘,陌生、孤独、惘然无助。惟有这一条种着梧桐树的街道,让我有熟悉的感觉。
      在故乡那座美丽的城市里,也种着许多的梧桐树。浓郁的枝叶向街道中间蓬拢,遮住了天空。
      那个夏天,我和哥哥一起接母亲出院,陪母亲走在种有梧桐树的街道上。阳光淡淡的味道,轻轻从茂密的梧桐叶里撒下。一丝凉风,悄然无声,从我们身边穿过。
      阳光透过梧桐树的叶子细细碎碎的打在哥哥清瘦英俊的脸上,坚硬的下巴,挺直的鼻梁,略带沧桑的双眼。哥哥的微笑如同和煦的微风轻轻掠过我的心底,
      好想就那么一直地走着,在这个美丽的城市里,陪着母亲,陪着哥哥。
      可是,多年前,我匆匆挥别故乡,选择离开时,如水的悲哀涌出眼眶,溶解了我唯一的归途,我就再也回不去了。我再也无法长久驻留于故乡,故乡成了我无法忘却的记忆。
      午夜梦回的沉郁里,望断天涯的忧伤里,我渐渐消瘦。
      坐在火车靠窗的座位上,我恍然若梦。火车穿过黑夜,长长的轰鸣碾过无边的黑夜和寂寞。
      下了车,踏在了坚硬的土地上,我终于回到了期盼已久的故乡。天空灰蒙蒙的。酷热的太阳炙烤着大地。车站广场人如潮,归来或是即将远行的人表情各异。
      匆匆穿梭于故乡的一座座城市间,熟悉的人陌生的景一次次出现,走在热闹的街道上,我竟是那样的孤独,找不到家的感觉。和别人说话,他们总是诧异地问,你不是本地人?
      我不是本地人了吗?沉默许久。
      虽然这里是我的故乡,但我已只是这座城市的过客。在多年前我选择离开时,我就被它抛弃了。
      于是,凄然一笑,恩,我不是本地人。
      在异乡,我不是本地人。在故乡,我依然不是本地人。我是哪儿的人呢?

上一篇:以各种理由堂而皇之地结束掉这段伤感沉重的缘分

下一篇:我独自在这样的秋日里遥遥地想淡淡地念